村子里今年也是过的好了,因为有了那一两银子,还有两斤肉,以前那些精面精面之类的东西,总算的,再是穷的人家,也都是可以好生的过这一年了。

沈清辞从香室里面回来,几个孩子一见到她,同时的抬起小脸望向她,这几个孩子虽是一胎所生,可是性格却绝对各自有异,如长的极像的萧哥儿与悉哥儿,他们都是南辕北辙性的,便不用说,自小便是体弱多病,也不甚太动的逸哥儿,还有他们府里唯一的小姑娘。

可是有时他们的行为却又是齐整的让人吃惊,比如现在,在沈清辞出来的这一瞬间,他们便是知道,娘出来了。

娘身上有香香的味道,孩子们都时喜欢娘,也都是不能离开娘的,他们四个当然也是一样。

沈清辞过去,挨个的抱了抱他们,再是亲了亲他们的小脸,便算是同他们打过了招呼。

而一见四个可爱的小团子,第一次当娘的沈清辞怎么可能舍得他们,就是她说过了,要给他们存聘礼与嫁妆的。

现在她手中的银子好像也不多吧。

看来,又要多开几家一品香才成,不然她家的三位小公子日后连媳妇也都是要娶不到了,银子确实是好东西,银子当然也是底气。

吱咛的一声,外面的门打开了,四个正在在塌上玩着翻身的小家伙,再是统一的向前看去,动作简直就是一模一样,就连角度也都是相同,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,都是令人忍俊不禁。

烙衡虑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,似乎还有着一片又一片的雪花,而雪到了屋内,便已飞快的融成了雪,可是他的身上,仍是有着一种清冽冰寒之气。

触之也极冷。

“呀呀……”

几个孩子都是伸出了小胳膊,这是要爹爹抱了。

不过烙衡虑却并未抱他们,他才刚是从外面回来,身上本就是带有一种寒意,四个小家伙断是受不得这般寒气的。

而见爹爹不理他们,几个小家伙都是扁了小嘴,眼泪全部都是滚了出来,又是出奇的一致。

就在他们要扁嘴大哭之时,烙衡虑才是出来,而他们再是眼睛一睁,眼泪明明挂在眼角的,可是立马的又是要爹抱了。

沈清辞不由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头,她便知道会如此,这三个现在都是长大了,心也是长大了,都是知道会思考的问题了。

烙衡虑走了过来,也是一一的将他们的抱了起来,晃了晃,哄了哄,再是亲了亲。

他虽是严父,可是似乎几个孩子都是十分喜欢他,而他们在生病之时,守的最多的,也便是他这个当爹的了,尤其是是逸哥儿,这一次又一次的,彻夜不眠的,只要他一哭,便会有那只大掌轻轻摸着他的小额头,每次当他睁开双眼时,便会看到爹爹。

烙衡虑抱完了四个孩子,再是陪着他们玩了一会,等到这一个个的都着揉着眼睛之时,才是将他们交给了乳娘,四个孩子的作息到也差不了多少,一个睡了,其它的几个,通常差不过一刻,所以到了这时,才是他们休息的时候。

等到乳娘将他们抱下去了之后,烙衡虑才是过来,坐到了沈清辞的身边。

然后他伸出手,也是放在沈清辞的脸颊之上,再是细细而看,仍是未有一丝的变化,便是连身材也都是与之前差不多,仍是十分的纤细漂亮。

就是,她这眼睛下方的青灰是怎么回事,“怎么,这是没有睡好吗?”

“没事,”沈清辞摇摇头,她最近确实是睡的不好,四个孩子都不算是她在带,可是她操的心也不少,甚至有时睡着睡着,便又想起了他们,非是要多看他们一眼才行。

她两辈子第一次当娘,自然也是欣喜无比,就是这娘当的有些过于累了,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自是生了他们之后,便未恢复过来的原因。

“雪菜怎么样了?”沈清辞现在也是担心雪菜,也都是长了如此久了,又是逢了下雪,据东陵人说,这种菜随便扔在一地方,只要给它一些水,便能够出来,可是那是东陵,非是其它,不要忘记了,东陵是没有冬天的。

“现在一切安好。”

外面早就已是风雪一片,其实也是看不出来什么,他们只是知道,那些雪菜仍是在长着,是否能够过完这一个冬日,到都是些不知的。

“其实也没有那般担心,”烙衡虑握紧了沈清辞的手,“若是这一失败了,我们明年再种,种子留下了一半,也不过就多等上半年的时间而已。”

上一次收的两亩来地的种子,本就是没有全部的下种,只是用不到三分之一,若是成了,那便最好,若是不成的话,还有明年。

而昨近了年前,这些……

他再是想了想,送上几车回京吧。

据上一次烙衡虑送雪菜回京之时,都已有近半年的时间了,而临近京城新年之时,一辆辆沉重的马车,也是外面进到了京城大门之内,直往皇宫那个地方而去。

文渊帝一见这一车又一车的雪菜达到,心中自然是高兴无比,这青青绿绿的菜,哪怕是生的,想来也都是有人愿意吃下去,外面到处都是大雪飘风,哪怕是在这宫中,也都是许久没有吃过如此青嫩的菜了。

马车一车一车的向里面送着,光是宫中都是足送了十几车,每一颗雪菜都是有寒瓜那般大,甚至还是更多,外面的皮有些枯黄,但是这将那些枯黄的菜叶都是剥皮去之后,里面却都是青翠鲜嫩的菜心。

这都是让几个月没有吃过新鲜绿菜的人,都是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,感觉自己都是要成了羊了,这怎么的不想吃肉,只想吃菜来着。

没办法,谁让这大冬天的,不要说个绿菜,就连个黄菜也都是没有,就连皇宫大内,皇帝的吃食,也都是没有那般好,就算是有那些绿意,也大多的是从地窖里面挖出来的,这保存的再是好,也都是不可能会有多么新鲜,这吃进嘴里,同这种新鲜的菜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
这可真是好东西啊,这一年皇宫当中总算是可以吃些绿菜了。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娄雪飞全文免费阅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沈清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清辞并收藏娄雪飞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