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 WWW.siluke.la 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雁三儿站在原地不敢乱动,我想了想,小声说:“你闭上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叔公你以前,来过这里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来过的,还挺熟。”

    巫真她这么短的时间,无法布一个这样大的幻阵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雁三儿有些将信将疑,笑了笑:“嗯,说不定你这丫头还懂点门道。那就听你的。你可别把咱俩个都弄进坑里去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笑。

    他闭了眼之后,我也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这样的幻阵巫真仓促之间布起来,已经无法真假相掺,必然全是假的,连一成真都没有。

    风吹在脸上,闭上了眼之后,耳朵变得更加灵敏。

    有水声。

    雁三儿笑了:“我知道了,这里有梧桐的气息,有水声,我们现在离西门根本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不用我再多说,他已经向前迈步了。

    前面明明没有路,可是他这么一步迈出去,那些拦阻在眼前的花树仿佛水面一样,被搅得微微动荡破裂。

    巫真一定很焦急,这一触即溃的幻术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我心里微微发苦,师公不知道会不会和巫真对上,我可真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雁三儿心情大好,夸了我一句:“怪不得你师公这样喜欢你,小丫头果然聪明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情可没那么好,趴在他身上虽然又平又稳丝毫不觉得颠簸,心却静不下来,嘴里没话找话说:“三叔公,你也认识我师傅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白宛?”雁三儿的语气似乎微微冷下来,也或许是我的错觉,他说:“她和我不对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师傅说,她用的最熟最好的幻术是紫气东来,还有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火树银花对吧?”雁三儿的语气里带着嘲弄的意味:“她自然用的熟,以前她是幻术班子里,是最低下的那一等杂役,有饮宴聚会之时,她们便会出来充充热闹场面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白宛会是那样的出身,她看起来如此美丽,时时处处都讲究姿态。

    雁三儿停了下来,我们已经到了墙边,巫真的幻术无法遍及整个庄院,到了墙边时,幻术已经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这儿就是西门。

    雁三儿纵身而起,轻飘飘逾过了墙头,落在了墙外面。

    “咱们在这儿等你师公来。”

    雁三儿蹲下身,把我放在地下,转过身扶住我:“你怎么样?身上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疼了。”

    雁三儿看看左右,托着腋下把我轻轻抱起放在一段长弯了的,离地约摸三尺来高的树杈上。

    “歇一会儿,你师公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仿佛一把出鞘利剑般锋芒毕露,令人不敢直面。可是现在却极温柔极和蔼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比上次分别时憔悴了一些,脸颊有点凹进去,下巴显得瘦而刚硬。

    大概练剑的人就是这样,和师公那种文生的俊逸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在身上摸摸,居然摸出几粒糖来,递了给我:“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我口渴的很,半点不想吃,接过来之后就拿在手里,隔着一层包纸,里面的糖球被我的手掌暖得渐渐软下来,糖渍透过包纸,让手心里觉得有些黏糊糊的,又不好把糖扔掉,我身上倒还有个小荷包,应该还有一根丁香结的,刚才那一通忙乱遭遇,已经不知道掉哪儿去了。我把糖塞进荷包里,雁三儿本来站在身旁护着我,忽然转过身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去看,暮色中师公正逾墙而出,他的袍袖展开仿佛一只白色的大鸟,翩然落地,没发出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他手中拎着我那个小小的包袱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如获至宝,紧紧把包袱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我藏的东西,只有我能看见。

    雁三儿笑着摸了一下我的头:“小姑娘就是小姑娘,几件衣服当成宝贝一样。咱们走吧,船已经等了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师公点了一下头,把我负在背上。雁三儿说:“还是我来背吧。”

    师公只是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脚程极快,雁三儿也就罢了,他毕竟是修炼剑法的,身法自然不会差,可是师公和他比肩而行,不紧不慢地有如闲庭信步,速度却竟然一点不比他慢。

    “巫真这会儿是不是气得跳脚呢?”雁三儿笑眯眯地说:“可惜不能亲眼看看她那脸色。对了,你见着她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碰着面,屋里只有一个小丫头,功力粗浅,我将她迷昏了。”

    这说的一定是元宝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下来,远远的人家已经掌灯,星星点点的微弱光芒象是夏夜里荧火虫的光亮,明明灭灭的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大概离河边越来越近了,我能听到水声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弯子,果然看到前面一片水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活色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卫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卫风并收藏活色生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