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关了,他的声音才不至于被直播间里的十万观众听到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局最后一局。”

    陶宁满脸的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宁爷乖,我难得拿一个狼牌,我要大杀四方。”

    第一晚她自刀了,结果女巫没给她解药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季年年还试图带节奏,说自己的预言家走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的女巫和预言家都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肯定是狼自刀,所以没有救她,我是女巫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预言家,我昨晚查了她,一头铁狼,玩自刀呢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:“???”

    弹幕全是嘲讽的,就连陶宁都被她蠢笑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不高兴了,“我一晚上都没赢过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再玩一局。”陶宁大发善心地说,“再给你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宁爷最酷了!”季年年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陶宁指了指自己的脸,季年年飞快地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她新开了一局,这一局,她拿到了一张预言家的牌。

    这可了不得,季年年这一晚都没拿到过神职,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,第一晚没被首刀的她,还验到了一匹铁狼,于是她天一亮就跳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全场唯一预言家!昨晚查杀3号,3号铁狼一匹,好人跟我走啊,跟着小姐姐走,永远有肉吃!”

    大家少见季年年这么意气风发的发言,都有点信了的意思。

    3号自然要出来和她对跳了,所以第一轮投票不尽人意,他们两平票了。

    PK的时候季年年准备了一大段话,刚要发言,陶宁就在旁边冷不丁的露了脸,还开了口:“小姐姐是铁狼,大家直接把她票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无异于惊涛骇浪了,别说弹幕炸了,就连季年年都炸了,“啊啊啊啊不是啊!我不是狼!我真的是预言家啊啊啊啊,他瞎说的!”

    她解释了一分钟,投票的时候她还是被投出去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恨不得掐死陶宁。

    她出局了,直播恢复了她的麦克风和摄像头,于是他们两的声音和陶宁的身影,被十几万的观众全听(看)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生气了!哼!哄不好那种!”季年年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也生气了。”男人蹲在椅子旁边,可怜巴巴的,“你一直玩游戏,都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又心软了,然后才反应过来还在直播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全世界都看到她藏着掖着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弹幕里全都在问这个野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陶宁在旁边笑眯眯的和大家打招呼:“我是小姐姐的男朋友,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直播间直接卡崩了。

    陶宁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晚上刘盲搞事情,在群里发了一张季年年高中时期的集体照在群里,还艾特了所有人,叫大家来找茬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大家来找找看,哪个是年年,猜对有奖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简直要疯了,她那个时候的照片哪里能看啊!?

    去质问刘盲,对方却理直气壮地说:“因为今天直播被宁爷虐了,所以我要报复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:“???”

    “你报复他啊,发我的照片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他女朋友啊,老婆还债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一下就去告诉UR你前任是谁。”

    刘盲吓死了,连忙说自己去撤回,但是已经超过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年年小姐姐!我错了呜呜呜,我真的错了,对不起,我发誓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哪一个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一张照片里有十来个女生,群里愣是没有一个人猜出哪个是她。

    刘盲在下面转移大家的视线,说:想要小姐姐的私房照吗?制服的诱惑哦,一百块一张!

    群里没有人理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刘盲又给她发信息:笑死我了,宁爷嘴上说着不要不要,其实偷偷给我发了一堆红包,说要买断。

    季年年:……

    周京然也在群里起哄,发了一张照片,说:大家来找茬,看看哪一个是宁爷。

    季年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张噩梦早期在战队的训练照,连忙圈出了噩梦发出去,说:我老公!

    发完之后才后知后觉,宁爷也在里面?

    周京然回复:我靠,你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来了?

    季年年心跳如雷,私敲周京然:这是宁爷?

    周京然:是啊,捂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?

    那张照片的噩梦戴了口罩和黑色镜框,还留了刘海,遮得严严实实的,加上照片像素也很模糊,所以其实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,这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发完这句话,就收到陶宁发过来的菜刀和炸弹。

    周京然:?

    陶宁:年年的男神就是噩梦。

    周京然:我靠?所以她一直喜欢的人就是你?

    陶宁:但是她还不知道我是噩梦。

    周京然:哈哈哈哈知道了还不得爱死你?

    陶宁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他既希望季年年知道,又希望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或者不如说,他是希望季年年喜欢他陶宁超过噩梦了,然后在知道他是噩梦的基础上更喜欢他。

    而不是,她喜欢噩梦超过喜欢陶宁,在知道他是噩梦之后,才更喜欢他。

    这两者区别太大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没有在群里说话,陶宁有点忐忑,就去了她房间。

    季年年正要出门,开门就看到他,也是愣了一下,“你是噩梦?”

    陶宁艰难地点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季年年眼睛就红了。

    陶宁简直慌神了,“年年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扑进他怀里,“你明明知道我男神是噩梦,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陶宁心都化了,他摸摸她的脑袋,“我怕你会抛弃宁爷,只喜欢噩梦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抬头看他,泪眼朦胧的,“你是傻逼吗?”

    把陶宁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宁爷啊,你是噩梦的这个事实,就相当于买了一个漂亮皮肤,最多增加一点伤害,我当然还是最喜欢你啦。”

    陶宁抹掉她的眼泪,捧着她的脸蛋亲了亲她的小脸,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像在做梦。”季年年嘟囔,“我做过好多次这种梦了,梦到自己真的见到了你,梦到自己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问你,为什么这么喜欢噩梦吗?”陶宁忍不住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当初,就是被你带进坑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,技术很渣,从来都是被队友骂,但是有一次她碰到一个流浪法师,他发信息叫她不要再送人头,季年年以为自己又要被骂了,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,直接从下路跑到了上路来帮她,让她跟着他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对方只是纯粹的不想再让猪队友送人头所以才来保护她的,但当时的季年年感动得不行,结束后加了他的好友跟他说谢谢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我?”

    那时候他还不是职业选手,这个账号躺在季年年的好友列表里,从他崭露头角,到到达顶峰,再到他急流勇退。

    季年年一直关注着他,也欣赏他,但是从来没有试图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三年了,聊天记录那里还停留着她的那句谢谢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努力,想变得更强,能够看得到你,能够认识你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噩梦,她迷上了游戏。

    因为游戏,她走上了直播的路,然后是打职业赛,然后认识了陶宁。

    “觉不觉得,是你一步步把我带到你身边的。”季年年仰头看他,眼睛里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,是你倒追我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是,国服第一破坏气氛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第一第二第三乃至第四次遇见的时候,都没想到,这个人会成为自己这么亲密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,让国服第一ADC噩梦妹妹给我打了一年多的辅助诶。”季年年感慨,“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陶宁又亲了她一口,笑着说:“永远保留给你打辅助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给我打辅助,是因为喜欢我,而不是因为觉得我有潜力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喜欢你。”陶宁从善如流,“可是如果你没有潜力,我再喜欢你,程遇也不会允许我给你打辅助啊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太会说话了,季年年受不了了,伸手揽住他的脖子,踮脚想跟他来个深吻,旁边突然飘来凉凉一句:“能不能不要站在门口秀恩爱?”

    把两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UR敷着面膜靠着墙壁憋着笑说,“谁还没有男朋友怎么着?”

    陶宁拉着季年年进屋了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他的噩梦之后,季年年对他的爱意,就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天三遍的我爱你。

    俱乐部的人都受不了了,连教练都想辞职。

    陶宁不堪其扰(并没有)。

    他就是觉得自己不能输给她了,于是也拼命宠她,游戏账号就给她充了两万块,弄了全皮肤全英雄全铭文,天天追在她后面问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,弄了一个季年年百科全书,简直可以装订成册了。

    他的最新的微博,是一张他和季年年的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,这条微博转发过了十万。

    这是噩梦妹妹首次公开秀恩爱,被网友戏称是万吨狗粮。

    截图是他说:给你买了你最爱的抹茶蛋糕。

    季年年回复:谢谢男神。

    陶宁又问他:你还爱什么,我都拿小本本记下。

    季年年回答:我爱你。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陪年年上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柚子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多肉并收藏陪年年上王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