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关之后,才从“关注人的”评论里看到她给他的所有评论。

    他的每一条微博她都没落下(当然他的微博也少之又少), 陶宁从最近的开始翻看, 一直翻到了他的第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那是他刚刚开微博, 第一条微博只发了一个句号,她在下面回复了一个爱心。

    陶宁捂胸口。

    这种“媳妇儿原来这么早就认识我喜欢我了”的心情真的太苏了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季年年的首页, 又发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发过很多仅朋友圈可见的微博, 互粉了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陶宁一点点,一点点的往下刷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挺高兴的,因为微博朋友圈里, 有很多和他有关的动态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在一起啦!”配图是他送她的那堆礼物,以及两人一起在网吧开黑的自拍。

    “宁爷今天超可爱的!”

    “今天也是很喜欢宁爷的一天!”

    “宁爷真滴是天才啊天才, 给我做辅助是真爱了。”

    陶宁感动得不行, 立刻去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:今天也是敲喜欢年年的一天!

    瞬间就有三十几个评论, 全都在打问号。

    陶宁继续回来看微博,越往下看脸越黑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和季年年初识的那段时间的微博, 全都是在吐槽他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该骂,但是这情景转换太快, 他一下子适应不过来, 而且在他被骂的过程中, 还掺杂着她对噩梦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emmm真的太棒了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“陶宁这个辣鸡辣鸡辣鸡!”

    “噩梦我要嫁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这辈子最讨厌这种直男癌了, 呕!”

    陶宁心如刀割地去发朋友圈:女人都是大猪蹄子!

    季年年:???

    陶宁的心情真的是非常复杂了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(刚在一起)的女朋友, 曾经近乎崇拜地喜欢过一个人, 那种滋味太不好受了。但是这个人居然是自己, 那就更让人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晚上两个人开黑的时候, 陶宁作不经意状问了一声:“年年,你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爷你在哪?过来打他啊!残血了!”

    陶宁:“……就来。”

    陶宁甩着手臂跑过去,一顿操作被反杀。

    队友:“???”

    季年年:“哎呀你个小辣鸡!”

    陶宁:“不是,明明人家还有半管血,你说残血?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不是残血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用命换来的残血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回头看他,一脸委屈,“你凶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在一起两天不到,你就凶我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治疗给我。”

    陶宁复活之后巴巴地跑过去,看了一眼,“姐姐你还有很多血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安全感。”季年年说,“对了,你刚刚想问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以前是不是很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季年年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不是不喜欢你,是讨厌你哦,三番两次欺负我,能坚持下来和你做朋友到喜欢上你,也无非是因为你的颜值。”

    陶宁冷漠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季年年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陶宁忍着一口老血说,“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季年年敷衍道。

    陶宁感觉,噩梦关注了她一下,她的心就不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一局打完,陶宁继续邀她,结果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陶宁:“??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直播啦,今天要和粉丝一起玩狼人杀,你单排去吧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樱花最近推出的回馈用户的活动,主播随机抽选粉丝一起玩游戏,增加主播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数,提高用户粘度。

    这个活动方案提出来的时候,他还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陶宁愤愤:“粉丝那么好!你怎么不在粉丝里找男朋友!”

    季年年被他逗笑了,“好主意耶,我粉丝里也有很多好看小哥哥的,明天我去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陶宁哼了一声,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季年年后知后觉,开播玩了一局之后才发现,自己男朋友好像生气了?

    虽然他也在直播的第一时间跑进来打赏了,但是季年年还是感觉到,他在不高兴。

    最近她似乎真的很忙,白天训练,晚上直播,虽然两个人也是天天见面,但是独处的时间好像非常少。

    她在直播,又不好走开,只能偷偷给他发信息:爱你哦。

    陶宁:哼。

    季年年想了一下,我今天早点结束,然后给你打果汁吃?

    陶宁:还有呢?

    季年年:或者你想吃点别的?

    陶宁:我什么都不想吃,我想吃你。

    季年年:你是王大陆嘛?

    陶宁:我都五天没亲你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脸红了。

    陶宁穷追不舍:恩?怎么说?

    季年年:那,晚一点,去小树林。

    陶宁:乖。

    陶宁的耐心,只有半小时。

    他单排虐菜了两局(其中还匹配到了刘盲在对面,刘盲在直播,也被打得屁滚尿流。)

    刘盲去敲季年年,问她:宁爷今晚吃兴奋剂了?

    季年年:?

    陶宁给她发信息:好了吗?

    季年年:这才几点!

    陶宁发了一个扣手的表情过来。

    季年年:别催,无聊就下去找刘盲玩。

    隔了半小时,刘盲又来敲她:宁爷到底怎么了?!

    季年年:?我怕他无聊,让他去找你玩的啊。

    刘盲:就这样找我玩?

    季年年:他怎么你了?

    刘盲:来我直播间踢馆子他(大哭),你也不管管!

    季年年连忙去叫陶宁:你别去欺负刘盲了。

    陶宁:我无聊啊,无聊得抠脚,为什么,为什么我有女朋友了,还不能和女朋友玩。

    季年年:这是你们公司的活动啊。

    陶宁:这破公司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季年年:那你没有女朋友之前,是怎么过的?

    陶宁:抠脚啊。

    季年年:哈哈哈哈行吧。

    陶宁:我能不能去你房间玩?

    季年年:我在直播啊。

    陶宁:我在旁边躲开摄像头行不行?

    季年年迟疑了一下,就迟疑这半分钟,陶宁就过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结束了游戏发言,跑过去开门,陶宁抱着果盘站在门口,一脸乖巧,“年年姐姐,社区送温暖。”

    季年年就舍不得拒绝他了。

    ——不许说话!季年年用嘴型告诉他。

    陶宁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季年年示意他坐旁边,陶宁也乖乖坐了,然后撑着脑袋歪头看她。季年年被看得脸颊发烫,连局势都没法分析,最后乱投了一票。

    就因为她乱投的这一票,第二天白天她直接被标狼,全票推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恨得牙痒痒,指着门示意陶宁出去。

    陶宁一脸无辜,两个眼珠子黑得发亮,“恩?你死了?”

    季年年吓得连忙去捂他的嘴,结果反而被抓住手腕,她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人整个抱起丢到床上了。

    季年年:“!!!”

    她的“你干嘛”还没问出口,就被俯身在她上方的陶宁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……真的是,几分钟都不愿意再等的男人。

    季年年被亲得喘不过气来了,他才舍得松开她,然而没等她缓两口气,他又再次偏头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陶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:女朋友真的是太可口啦!

    什么噩梦,什么男神,去他lailai。

    季年年手忙脚乱的推开他,手指了指电脑示意:直播!

    陶宁万般可惜地松开了她,又赶在季年年瞪他之前发射无敌无辜可爱的星星眼。

    季年年就没辙了。

    再回到电脑面前的时候,弹幕已经炸开了。

    弹幕:我日,那诡异的寂静是什么?

    弹幕:小姐姐出去了?上洗手间去了?

    弹幕:我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平时季年年就算是被首刀了,她也会继续待在游戏室里,和观众一起看战局,并且骚话连篇的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在一系列狼人杀主播里,季年年仍然能保持一定的热度的原因。

    观众不是想看她玩游戏有多厉害,而是想看她被队友气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她被票出去之后,居然没有吐槽队友,也没有继续观战?

    就连房管都在敲她问她还在不在线。

    季年年连忙回话:“对不起啊,刚刚去洗手间了。”

    弹幕里自然没人相信,但是都被季年年打哈哈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游戏很快就结束了,季年年又新开了一局。

    在她后面无聊得扣手的宁爷炸了:“你还来?!”

    恰好游戏进入到黑夜,她的麦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陪年年上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柚子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多肉并收藏陪年年上王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