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记住【思路客 siluke.la】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la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苏卿侯手机上的计时器停下。

    炸弹解除!

    果然是011,专门克他。

    苏卿侯舔了舔嘴角的血,一脚踢在江织胸前,江织也不躲,随即还他一拳,两人同时往后倒,下一秒,房间里突然灯亮,照着两张漂亮的脸,都挂彩了。

    外面,警笛响了,门被踹开,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男人手里拿了个警棍,一身的正气凛然:“警察,都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地上两个人,同时站起来,又干上了……

    警察:“……”当他是空气吗?

    零点十分,柏杨路423号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苏婵捆起来扔在了外面,然后对温白杨说:“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。”她很内疚,“对不起白杨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摇头,用手语说:“不用抱歉,我们是搭档。”

    她们是搭档,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不过乔南楚有话说,但得找江织谈。

    “人怎么样了?”乔家老爷子急急忙忙进来了,“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温白杨立马把抓着乔南楚衣服的手缩回去,刚想站远一点,乔南楚一只手放在晚腰上:“没受伤,已经很晚了,爷爷,您身体不好,早点回去歇着。”

    乔泓宙横了他一眼:“你觉得我还睡得着?”一肚子的火气都压着,没发,目光只在那姑娘身上瞧了一眼,就挪开了。

    越看越觉得年纪小!

    温白杨上前,乔泓宙看不懂手语,她没法道谢、没法道歉,只能深深地鞠躬。

    “好好养身体。”语气还算关怀,乔泓宙这么说了一句之后,又冷脸了,“南楚,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徐纺,帮我照顾一下白杨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跟着老爷子出去了,特种大队的人还没走。

    乔泓宙疾言厉色,说: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上前,弯下腰,郑重其事地道歉:“魏伯伯,刚刚是我混了,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老魏摆摆手:“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,谢谢了。”乔南楚对着特种队和拆弹组的兄弟们敬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来的都是军人,不讲客套的,吆喝着说下次请客。

    乔南楚应下了,哪止请客,这个人情,他欠下了,以后得还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泓宙对老魏说:“明天我过去跟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么麻烦人家,得登门道谢。

    老魏是个豪爽的,又是老爷子的旧部,好说话得很:“客气什么,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头,老魏带着人刚走,

    这边,乔泓宙一脚踹过去:“看你干的混事!”

    乔南楚也不躲,就站着挨揍。

    乔泓宙不解气,又踹了一脚,铁青着个脸:“挑个时间,带她回老宅。”

    这是松口了?

    “您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同不同意有什么用!”老爷子自然是气的,板着脸,怒目圆睁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不就等着我另外半只脚也迈进棺材,到时没人治得了你了,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的确这么想过,等老爷子百年之后,他也就没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是真想跟她过。”

    硬脾气的家伙也口气了,求人似的。

    出息!

    乔泓宙吹胡子瞪眼:“滚去跟她过吧,别在这碍我的眼。”他扭头上了车,刚把车门关上,问了句,“那姑娘多大了?”

    看着跟没成年似的。

    乔南楚笑:“成年了,十九。”

    好意思了,勾引人家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没结婚之前,给我放规矩点!”说完,乔泓宙就把车玻璃关上了。

    乔慎行还有话说,没跟老爷子坐同一辆车,他把乔南楚叫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后要不要小孩?”

    乔南楚没犹豫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乔慎行瞥了他一眼:“那你老子的香火就断在你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没说,上了车,让司机开慢点。

    午夜已过,天好像更黑了。

    温白杨和周徐纺还在毛坯楼里。

    温白杨坐在一垒红砖上:“你们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周徐纺坐在她旁边的一垒红砖上:“你的耳环里有追踪器。”前不久温白杨还送了她一对。

    “是除夕那天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她就是霜降,虽然从来没有摊开讲过。

    周徐纺点头:“你很会电脑,你不能说话,你来自大麦山,你也在御泉湾的便利店打工,全部联系在一起就不难猜了。”她蹲下,捡了块石头在地上写了一个名字,“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霜降是苏梨华给她找的搭档。

    周徐纺觉得,他们现实里应该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温白杨点头:“他是我的手语老师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这下全部明白了,原来是她的恩人在中间牵了线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接电话:“喂。”

    是个陌生的声音:“是周徐纺周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:“我是城北分局的值班民警,你男朋友在医院跟人打架,现在在局里,你有空过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报警的人,其实是周徐纺本人。

    “有空。”

    正好,乔南楚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挂了电话,说:“我要去警局一趟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猜测:“江织不会在警局吧?”

    周徐纺点头:“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爷是病娇,得宠着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,得宠着!最新章节